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政务新闻
70年奉贤教育事业
从追赶到跨越 从跨越到品质
发布日期: 2019-05-15 16:00 阅读次数:

“育才造士,为国之本”。70年沧桑巨变,见证了奉贤从“一穷二白”办教育,到如今打造“自然、活力、和润”南上海品质教育区。奉贤教育也正实现区域教育“从追赶到跨越,从跨越走向品质”的历史转型。如何实现让老百姓从“有书读”到“读好书”,从“上学难””到“上好学”的品质教育,70年的风雨兼程,把“好学校搬到家门口”成为奉贤教育事业让老百姓真正得实惠的注脚。

从旧式书院到“家门口的好学校”

奉贤得名于“敬奉贤人”,这也彰显这块土地自古就有重教育人之风。早在两百年前奉贤就有文游、肇文两大书院,至解放前有若干旧式学堂。但所授内容多为传统经典,少有自然科学,且能上学者甚少,大多为“非富即贵”者,并集中在中心城镇,郊远乡下未能遍及。

奉贤解放后,旧式学堂逐步转型为新式学校,并开始发展教育事业。譬如南桥小学,它始于1804年的文游书院,解放后,奉命接收私立耀蝉小学为分校。如今南小破茧重生,形成51个教学班的办学规模,成为“家门口的好学校”。

而早在2010年上海全市推动集团化办学前,奉贤成立了“紧密型办学资源联盟”,让城区的一两所学校与乡镇的几所学校形成组团式发展的紧密型办学资源联盟。目前,奉贤共组建了11个教育集团和9个紧密型办学资源联盟,集团化办学100%覆盖全区中小幼学校。

据了解,奉贤曾有公办小学20所,其中11所在南桥地区。“破局在于优化区域教育资源配置与布局。”随后,区教育局聚焦奉贤新城,突出东部奉城四团和南部海湾地区,有效缓解了区域入学供需矛盾。

从“扫盲运动”到优质教育

新中国刚成立,文盲率高达80%,奉贤当地也结合实际组织力量开展扫盲运动。

“当时我们把这叫做‘上夜校’,因为白天要干农活。”作为当时庄行镇横滩村大队的扫盲班老师陈哈拿说:“我们生产队的扫盲班是1951年开始的,只持续了三四年,我当时只有17岁,学历也只是小学4年级,但已是少有的识字人。”当时课堂用的是煤油灯,桌椅是老百姓家里凑的,但来学习的人从二十岁到四、五十岁都有。“因为刚解放,社会还蛮封建的,所以年龄小的家里不给来上。”陈哈拿感慨道。当时南新生产大队的钟凤英老人告诉记者:“以前上不起学,一个字都不认识,后来1961年上了扫盲班,当时就从‘工人’‘农民’、自己名字这些字教起来,还教算数。”

刚解放后的中青年为了弥补错过的教育机会只能如此,但如今这一代的奉贤少年却都能享受到优质的基础教育带来的实惠与便利。冯奶奶的孙子就读于教院附小,“除了上课,现在学校活动也多,有智能植物园、有海外游学,这是我们那个年代不敢想的。”

据了解,1名奉贤学子10余年的学习中会邂逅“贤文化”区本课程、“世贤学子”评选,会参与重走“红色之路”、开启“世界之窗”等德育活动。早在2015年,区教育局通过“星光灿烂”计划,为学校自主发展提供了机会。

从追赶到跨越的品质教育

作为城乡教育二元结构的区域性代表,奉贤抓住“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发展试验区”的契机,积极开展教育体制机制的创新研究。通过区外“委托管理”和区内紧密型办学资源联盟、学区化集团化办学等制度设计,充分发挥区内外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带动效应。

以“贤”育人,如今奉贤正努力对标上海建设全球卓越城市对教育的要求,追求品质。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说:“从2015到2020年,新一轮奉贤教育发展的目标定位为‘一品三化’,‘一品’即坚持建设‘自然、活力、和润’的南上海品质教育区的目标导向,探索城乡教育一体发展的奉贤模式,而要实现‘一品’,则必须要坚持‘三化’,即‘贤文化’、国际化、活动化。”

据了解,自2015年以来奉贤已建成的重要教育项目以及目前已开工在建和2019年开工建设的11个重要教育项目。“前有格致中学,接下来还有世界外国语学校、幼儿园等项目。”该负责人介绍,全新的设计蓝图让老百姓感受到奉贤教育的飞速发展。同时,“乡镇教师支持计划”真正做到支持乡镇教育发展,让乡镇教师切实感受到资源和机会的公平。


来源:奉贤报社
作者:蔡倩雯